手机版【永久域名发布器】可永久找到本站,快快下载!!

【万里独行田伯光】(01)【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10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1章、万里独行,奸淫仪琳

  万里独行田伯光(穿越成大淫贼田伯光,以明朝正德年间为主,笑傲江湖为背景,插入天下第一,小鱼儿与花无缺,侠客行等)

  玉真淫道屌肏明清(主角玉真子,融合明末和清朝的故事,碧血剑鹿鼎记书剑飞狐还珠格格甄嬛传步步惊心等)

  风流欧阳克(主角欧阳克,写宋元故事,三部曲天龙包青天等)

  极品家丁之康宁重生(主角赵康宁,写极品家丁和浪荡皇帝秘史)

  僵约之极品复生(主角况复生,以僵约为主,插入第八号当铺,终极系列,灵魂摆渡,龙珠等)

  雨宫一彦的性福生活(主角雨宫一彦,写现代都市日本动漫,如柯南,金田一,死亡笔记等)

  宝莲灯之极品沉香(主角刘沉香,以宝莲灯世界为主,写西游记,诛仙,仙剑,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琅琊榜,隋唐,神探狄仁杰,风云等)

  日遍古今(主角苏星宇,以都市、民国为主,外插几个古代世界,写胡歌的神话,美人心计,爱情公寓,欢乐颂,人民的名义,猎场,金粉世家,上海滩,勇敢的心,燕双鹰系列等)

    ……

  田文逐渐清醒了过来,脑子里面涌入的记忆是那样的清晰,让田文不禁要骂娘:「操,我怎么会穿越成了这么一个大淫贼啊?!」

  田文是21世纪的一个富二代,平日里喜欢玩儿女人,吃喝玩乐,而就在不久之前的一个晚上,酒店里,田文搂着一个从夜店找来的女人正风流的时候,忽然,就感觉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等到田文恢复了意识之后,登时大把的记忆涌入到了田文的脑子里,田文一下子就知道了,自己居然穿越了,穿越到了古代世界,附身在了另外一具身体上,而这具身体田文非常熟悉,那是金庸大师的著名武侠小说《笑傲江湖》里面人尽皆知的大淫贼——万里独行田伯光。

  田文可真是要晕死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他妈的穿越成了这个大淫贼,虽然说自己是一个好色之徒,可是也不用把自己穿越到一个淫贼身上吧?而且这个淫贼他妈的下场还不是很好,被迫拜了小尼姑仪琳为师,还被他爹不戒和尚给阉了,这可真是太他妈的可怕了,自己怎么穿越成这么个人了?

  不过,等到田伯光的记忆已经彻底地和田文的记忆融合之后,田文纵然在不愿意,可是也只能够认命了。

  田伯光的记忆包括了他所学的武功、奸淫过的妇女,还有如今江湖上的他知道的事情。

  首先田伯光在江湖上以轻功和刀法著称,这不用说了,奸淫过的妇女……这个反正也不是田文奸淫的,他也不想再有什么愧疚之心。

  但是如今的江湖格局,以及天下的格局,倒是让田伯光非常吃惊。

  首先,此时是大明朝,这个没什么改变,而皇帝是朱厚照,年号正德,只不过这个时期的朝廷的势力却是不一样。

  朝廷当中,如今有三大势力,分别是以当朝皇叔,铁胆神侯朱无视组建的护龙山庄、东厂的曹正淳和西厂的汪直为主,他们有朝廷撑腰,所以在江湖上势力很大。

  江湖势力,正道主要以少林、武当、峨眉、昆仑、青城,五岳剑派和丐帮等为主,邪道主要是魔教,也就是日月神教为主,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神秘的门派和单独的高手,比如移花宫这个武林禁地,单独高手如狂狮铁如云等。

  少林分为北少林和南少林,北少林方丈为方证,南少林方丈为了空,武当掌门冲虚,峨眉掌门金光上人,昆仑掌门乾坤一剑震山子,青城掌门余沧海,丐帮帮主解风,五岳剑派掌门、也和笑傲江湖里一样,日月神教教主为东方不败。
  至于如今的江湖上,以朱无视、曹正淳、汪直、方证、冲虚、左冷禅和东方不败七人武功为最强,而前三位都是朝廷中人,唯东方不败是江湖人物,因此东方不败也号称江湖第一高手,另外移花宫的两位宫主邀月、怜星武功传说极高,却从未有人见识过,移花宫也基本上不和武林和朝廷来往。

  而二十年来就已经在武林中或是被擒、或是失踪的武林高手,如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当年号称不败顽童的古三通和号称天下第一剑的燕南天以及华山剑神风清扬等,则已经几乎无人记得了。

  至于田伯光本人的话,今年大概是三十三岁了,长的倒也是颇为威武,起码算个小帅吧,只可惜这样的男人居然去做淫贼,也实在是有些不耻了。

  当这些记忆被田伯光所知道了之后,他颇为无语,他想不到自己穿越到的居然还是这样的一个奇怪的世界,金庸武侠和王晶的电视剧居然都融合在一起了。
  「好吧……既然是田伯光,那就田伯光吧,反正在怎么样,老子也无法回去了,也不能自杀,只能这么就近呆着……」此时的田文,也就是田伯光心里也只能够认命了。

  这个时候的田伯光也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了,自己目前已经到了衡阳城外了,如今似乎是那个衡山派的刘正风要金盆洗手了,而之前的那个自己是江湖上著名的大淫贼,刘正风这样的正派人士,当然是不会邀请自己这样的大淫贼的,只是自己还是想要去衡山逛逛,这便来到了衡山。

  「嘿嘿……衡山……这么说来,那个仪琳小尼姑……也在了……」

  此时的田伯光马上就想到了这一点,他立刻露出了很那个的笑容,要知道,仪琳,这个美女,在笑傲江湖的原著里面,那可是著名的大美女,而也是田伯光想要强奸,却因此把子孙都给赔上的美女,此时的田伯光,又怎么可能放过她呢?
  「令狐冲那小子修炼成了独孤九剑之后,我田伯光怕是也只能够乖乖授首,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令狐冲那小子可不是我田爷爷的对手了……哈哈哈……」田伯光想到了这里,于是立刻摸了摸自己腰间的佩刀,他现在在衡阳城外的山上,记得原著里面,仪琳那个小尼姑是在小溪边喝水的时候和自己遇到的,现在自己却要去寻她了。

  此时田伯光心里只是想尝尝那小尼姑的味道,至于自己在这笑傲江湖的世界当中却又要怎么生活下去,日后的武功要怎么增长,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田伯光却也是没法管了,以后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

  想到了这里之后,田伯光就决定,还是先去找小尼姑为妙。

  当下,田伯光施展轻功,朝着附近的小溪奔去。

  如此奔行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田伯光立刻看到了不远处的小溪边,有一个身穿尼姑装的女子,田伯光内心一惊,心想莫非这就是仪琳吗?于是立刻展开轻功奔行了过去。

  田伯光轻功厉害,转眼间已经奔到了小溪边,立刻看清了那小尼姑的相貌,但见她十六七岁年纪,皮肤雪白,瓜子脸蛋,虽然年龄不大,却是貌若西子,美丽清纯,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令田伯光一见之下,便是内心大动。
  「好美的女子啊……丝毫不亚于后世的那些大明星啊……这个小尼姑一定就是仪琳……」田伯光本就是好色之徒,看到这样的美人儿,虽然是个光头尼姑,可是却无论如何不能放过!

  「你……你是谁啊?」此时那小尼姑刚刚喝完水,正要离开,忽然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挡在自己面前,不禁一惊。

  田伯光色迷迷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尼姑,笑道:「小师父,我想问下,你是不是恒山派定逸师太的弟子仪琳小师父啊?」

  「啊?你怎么知道?」那小尼姑,也就是仪琳,听到田伯光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头,不禁是大吃一惊,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法号的?

  「果然是仪琳啊!」听到仪琳承认了之后,田伯光心里是大喜过望,于是一把伸手,对着眼前的仪琳的屁股上一把伸手摸了一下,然后立刻就伸手,瞬间点了仪琳的穴道,然后将她给抱在了怀里。

  「哈哈哈,小师父,你的屁股真软,哈哈哈…………」田伯光只觉仪琳的屁股手感十足,摸起来好爽啊,抱住她之后,又顺势在这可人的小尼姑的嘴唇上轻轻亲吻了一下,然后抱着她就走。

  仪琳怎么也想不到这人居然这样,她从小在尼姑庵长大,从未有过如此经历,被男人这般轻薄,真是无比愤怒,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田伯光给制服了,此时动弹不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心里更是害怕不已,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想把自己怎么样。

  此时,田伯光抱着仪琳,展开轻功,刚走数步,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两个女声,看起来像是仪琳的师姐在找仪琳。

  「妈的,恒山派的女弟子功夫不差的怕也有,还是躲一躲,别打扰爷的好事儿……」田伯光抱着无法说话的仪琳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和仪琳藏在草丛里。
  此时仪琳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听到自己的师姐的声音,只希望师姐快点来救自己。

  只可惜,田伯光也算是老江湖了,藏身之术,自然是让这两个恒山女弟子,根本无法发现自己,不到片刻,那两个恒山女弟子便去的远了,仪琳不禁甚是绝望。

  此时的田伯光又等了片刻,等到确定那两个恒山女弟子确实已经走得远了,这才抱着仪琳继续奔走。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田伯光很快地找到了一个山洞,将仪琳抱了进去,放在了地上,笑道:「哈哈哈……小师父,这下可是让我老田爽了啊……」说完,田伯光解开了仪琳的穴道。

  仪琳穴道一解,立刻弹跳起身,惊恐地看着田伯光,颤声道:「你……你想要干什么?我……我是出家之人,你……你怎么能……能对我无礼……你……」仪琳说着,却要去拔剑,可是却发现,长剑没了,原来刚才在河边,她为了喝水,长剑放在一边,被田伯光忽然擒住,便连武器都没了。

  「哈哈哈……」田伯光哈哈大笑,只觉得无比得意,上前笑道,「小师父,你可没听说过我万里独行田伯光的名头吧?这辈子我田伯光最喜欢就是你这样的美貌女子,如今你落到我田伯光手上,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逃了……」

  说完,田伯光淫笑着扑上前来,一把抱住仪琳的身子,便狂吻仪琳的香颈。
  「啊……救命……救命……」仪琳此时惊骇至极,大力挣扎……

  便在此时,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大笑声,田伯光一愣,却是露出了一丝微笑,心道看起来是那个令狐冲来了啊?

  当下,田伯光不动声色,说道:「是谁?!」那人不答,只是大笑。

  田伯光哼道:「若是不想死,那便滚的远远的,否则休怪田爷伤了你性命!」可是那人却还是大笑。

  田伯光于是又点了仪琳的穴道,然后拿起刀就要冲出来,叫道:「妈的,是谁在这里发羊癫疯?!」

  仪琳倒是个好心,此时田伯光没有点她的哑穴,所以她能说话,立刻叫道:「小心,他……他出来了!」

  那人却是哈哈一笑,说道:「别怕,这家伙轻功不如我,我不怕他……」
  田伯光听到这里,心里冷笑,心想看起来和原著里是一样的,这令狐冲还真是为了这小尼姑很拼命啊,不过你田爷爷知道原著,这次令狐冲你这小子是无法逃脱了……

  此时,田伯光却是嘿嘿一笑,冲到洞外,叫道:「妈的……哪里来的狗杂种?今日你田爷和你比比轻功……」说完施展轻功追了过去。

  而那人,也就是令狐冲,其实就在等待着这一刻,他一直躲在洞外,此时见田伯光走了,于是立刻跑进洞里面,低声对仪琳说道:「别怕,我来救你……」可是话音刚落,忽然背后传来一阵大笑:「哈哈哈,找到你了!」正是那万里独行田伯光。

  要知道,此时的田伯光可是熟读原著的,又怎么可能在上令狐冲的当?此时他施展轻功快速离开,却没走远,而是躲在草丛中,看到令狐冲进来之后,立刻就冲了过来,同时手上拿着单刀。

  他一进来,立刻就施展出十成功力,施展出自己最厉害的快刀,「飞沙走石一十三式快刀」,他可不是原著那个傻逼的田伯光,会跟令狐冲玩儿那么久,现在他可是要全力出击。

  要知道,田伯光的武功比之余沧海也只是稍逊一筹,令狐冲此时又没学独孤九剑,只是江湖上的二三流人物,又如何是田伯光这快刀的对手啊?

  此时田伯光十成快刀施展出来,令狐冲便连抵挡也没法,就被快刀打中面门。
  没错,就是打中,田伯光是用刀背运上了最快的速度,以及自己的一些力道,打中了令狐冲的面门,令狐冲大叫一声,当场就被打晕了过去。

  「妈的……王八蛋啊……」田伯光打晕了令狐冲,还不放心,又蹲下身,连续就点了令狐冲身上的八处大穴,保证这货再也没有抵抗力,这才扔下单刀,淫笑着走到仪琳的身边。

  「你……你要干什么……」仪琳眼见这位前来救自己的人也被田伯光打倒了,内心真是恐惧无比。

  田伯光听到仪琳这般说,又露出了淫荡的笑容,说道:「小师父,这次是再也没有人能救你了,不过你抵抗的太厉害了,田爷爷现在可不能解开你的穴道了……」说完,田伯光就自己开始脱衣服起来了。

  「啊!」仪琳看到眼前的田伯光竟然在脱衣服,不禁吓得脸都白了,赶紧闭上眼睛,要知道,她哪里见识过这些事情啊?

  「哈哈哈……小尼姑害羞了,等会儿我们还不是要坦诚相对的啊?」田伯光看到仪琳如此害羞,不禁更是得意,同时快速脱衣,很快就把自己的周身衣裳脱了个干净。

  这田伯光不愧是一代淫贼,此时一身衣服脱光之后,但见体态健壮,而且身下那根奸淫了无数女子的阳物更是巨大坚硬,达到六寸的长度当真是雄健无比,令人一见之下便是望而生畏。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此时的仪琳吓得浑身发抖,不住闭眼念经,田伯光不禁看的暗自摇头,心想这小尼姑其实胆子很小,而且天真烂漫,若是宁中则那样的烈女的话,此时受此侮辱,只怕会和天门那个老东西一般,自断筋脉,或者咬舌自尽,也绝对不会受此侮辱,想到这里,田伯光心想,将来自己要是要搞岳不群的老婆的话,怕是不能用强,否则岳夫人那样的美人儿要是想不开而愤而自尽,实在可惜。

  不过此时的田伯光可没太多的心思想那些事儿,这地上这个小美人儿还等着自己临幸呢,当下赤身裸体的田伯光淫笑着蹲扑到仪琳的身边,看着闭眼发抖的仪琳,笑道:「小师父,你有沉鱼落雁之容,而我则是当世第一情种,你我琴瑟结合,自然是得天独厚的绝配……」说着,田伯光淫笑着将一双淫手按在了无法动弹的仪琳的胸部上,隔着僧衣搓揉,立刻就感到这宽大的僧衣下,一对胸部居然颇为有料,田伯光哈哈大笑,道:「哎呀,小师父的乳房真大,一看就知道是个尤物……」

  「你……你别……别摸我……啊……师父,救我……快来救我……」仪琳只觉那从未有任何人触碰过的私密之处,居然被这恶贼如此亵渎,心里羞的难以忍受,此时不敢睁眼,却是眼泪直流,大声呼救。

  「喊吧,喊破喉咙吧,没有人会来救你的……」田伯光得意地喊出了这句所有淫贼在奸淫妇女之前都会说的经典台词,然后淫笑着不客气地伸手为仪琳这小尼姑宽衣解带,仪琳闭着眼睛,感觉对方在脱自己的衣服,内心只觉羞耻无比,可是身子不能动弹,虽大声呼救,可是却也毫无作用。

  田伯光对这小尼姑也算是温柔,生怕等会淫够了她之后她一个小丫头没衣服穿,所以是温柔地缓慢将她的缁衣除去,但见内里是个雪白中衣,田伯光当然是不会放过的,轻轻解开,内里居然在无别衣,就连贴身小衣仪琳都未穿,雪白诱人的玉体就这样暴露在了田伯光的面前。

  但见仪琳这小尼姑身子真是美的不行,浑身肌肤如冰雪白玉一般,竟然毫无一丝瑕疵,胸前一对鼓鼓的少女乳房,此时虽然是躺着,可是依然颇为丰挺,凸起山峰,是那样的引人入胜,动人心魄,肉弹中间的两颗小乳头,更是粉红鲜嫩,完美无缺。

  由于仪琳长期在恒山吃素,这一生从未吃过任何荤腥,所以身材略显瘦弱,可是她的腰部纤细,大腿修长,皮肤更是犹如透明一般,而更让田伯光震惊的是,仪琳的下身私密之处,肉穴粉红,四周却是光洁无毛,居然还是个白虎啊!
  「乖乖……你这小尼姑,居然还是个白虎穴,你怎么不穿内衣啊?!」田伯光暗自乍舌,「看来定然是你们恒山派太穷,买不起内衣吧……哈哈哈,将来你还俗之后,跟着田哥哥,定然让你穿上无数的美妙内衣,透明的,蕾丝的,哈哈哈……」

  仪琳不懂什么叫白虎穴,更不知道蕾丝是什么东西,现在感觉周身衣裳都给田伯光脱光了,这小尼姑羞的真恨不得就此死去,哭喊道:「你……你这个坏蛋……我……我是个出家人……你怎能……怎能……你就不怕佛祖菩萨责罚你吗?」
  「你说佛祖菩萨?」田伯光听到仪琳这般说,哈哈大笑,说道,「小师父,你可知道你的佛祖纵容他的亲舅舅吃掉了狮驼国十几万百姓,你信奉的观世音菩萨,纵容他的宠物金鱼吃掉了好多童男童女,佛祖没把他舅舅怎么样,还允许他吃遍天下贡品,观世音菩萨也没有责罚金鱼,只是带回山自己继续养,相比你的佛祖和观音纵容自己的舅舅和宠物胡乱吃人,我田伯光不过就是想尝尝看一个小尼姑的鲜,想来佛祖和菩萨也是不会怪罪于我的吧?」

  「你……你说什么?这……这怎么可能?!你胡说,佛祖和菩萨不可能做这些坏事!」仪琳听了之后简直惊呆了,怎么也不相信田伯光说的话,要知道,这个时代可还没有西游记,田伯光说的这些全都是西游记里看到的,仪琳当然不可能知道,她无论如何不能相信,佛祖和菩萨会干这种坏事儿。

  可是田伯光却是不管这些了,他笑道:「好了,话说的已经够多了,我田大爷的鸡巴都硬的不行了,咱们这就开始吧……」说完,田伯光一把扶起赤裸的仪琳,笑道:「小师父,先帮田大爷吹个洞箫……」说完,田伯光在仪琳赤裸的肌肤上点了几下,仪琳立刻感觉到口齿麻痹,无法说话了。

  而还没等闭着眼睛的仪琳反应过来,忽然,一根巨大的铁物就一下子插入到自己的口腔中,仪琳立刻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腥臭,带着巨大坚硬的犹如铁棒一般的奇怪感觉,一下子把自己的小嘴给占满了。

  「啊啊……这是什么东西……啊……什么……」仪琳从未有过这种感觉,立刻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却惊奇的发现,眼前居然是男人的大腿,田伯光那恶贼,居然把大腿中间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插进了自己的嘴里,这让仪琳感觉无比恐惧和厌恶,可是现在她却连挣扎,甚至用牙去咬那个东西都做不到了。

  「啊……爽……啊……好爽的嘴巴……」田伯光将自己那根巨大的阳物,一把插进了仪琳的小嘴里面,立刻感受到一股难以想象的快感从下身延绵到全身,真是太爽了,让仪琳这小尼姑口交,真是太刺激了。

  田伯光已经是此中老手,此时下意识地伸手,把仪琳地光头后脑给按住,然后就熟练地扭动着自己的屁股,在仪琳地口腔里面狠狠地抽送起来。

  可怜的仪琳,堂堂佛门弟子,居然在这里受到了这样的侮辱,此时光着身子,被田伯光把那根肮脏的鸡巴插进了嘴里,被尽情地亵渎玩弄,仪琳此时只觉田伯光抽插用力,那最顶端的家伙不住顶入了自己的喉咙深处,搞得自己十分恶心,很想呕吐,这样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呜呜呜……让我死吧……让我死吧……我……啊……救命啊……」此时的仪琳根本连动都不能动一下,只能在心里痛苦地哭喊着。

  而相比仪琳的屈辱痛苦,正在肆意凌辱着这个小美人儿的田伯光心里却是觉得刺激无比,妈的,你令狐冲未来了不起,你不戒和尚要阉了老子,现在怎么样?仪琳还不是被老子给操了?嘴里含着老子的鸡巴?哈哈哈……

  得意之间的田伯光越发放肆,折磨的仪琳是痛不欲生,终于在田伯光爽快地达到顶点之后,一把滚烫的热精,在仪琳可人的小嘴里的狂怒地喷发出来。
  「嗯……这是什么……」本已经被折磨的痛苦不堪的仪琳,忽然感觉到田伯光那根家伙一阵膨胀坚硬,然后就是一股黏糊糊的热液喷入了自己的口中,味道倒是不坏,有些甜,但是就这样射进来,却让仪琳立刻气息窒息。

  而此时,田伯光也知道仪琳憋着气,若是不咳嗽,怕是要憋死,于是顺势拔出自己的鸡巴,伸手瞬间解开了仪琳身上的所有穴道。

  「咳咳咳……」穴道得解的仪琳登时无法控制地一阵咳嗽,弯腰对着地上还呕吐,把刚才吞下去的脏东西,以及喝的水还有白天吃的一些食物也都吐了出来,只觉浑身酥软,力气似乎都被抽空了一般。

  「哈哈哈……小师父呕吐了,看起来哥的鸡巴已经给了你深喉了……」田伯光在一旁笑道。

  「你……你别过来……」此时的仪琳心里已经是彻底地怕了田伯光了,此时呕吐完后,周身无力的她只能赤裸着身子,下意识地往洞角缩身,而看到田伯光身下那根粗大的巨物,想起刚才就是这样一根可怕的东西插进自己的嘴里,更是只觉恶心。

  可是田伯光却是不会给仪琳任何可以逃走的机会,他虽然射精了一次,可是欲望未减,此时嘿嘿笑着,说道:「小师父,刚才让你吹了一曲洞箫,现在也让哥尝尝你的肉穴吧……」

  说完,田伯光挺着依然坚挺的肉棒,对着仪琳,像是一头饿狼一样扑了上去,可怜此时的仪琳周身无力,哪里躲避得开?被欧阳克一下子扑倒在地上。

  「不要……你要干什么……啊……不要……啊……」仪琳这可怜的小尼姑被田伯光,虽然她不明白男女之事,可是却也知道自己将要遭受恐怖的厄运,她绝不愿就此屈服,于是奋起挣扎。

  只可惜,这小尼姑的力气又怎么比得上田伯光这样的江湖一流高手?此时田伯光根本不理会这小尼姑的扭动捶打,直接狂吻着仪琳雪白的脸颊,一路向下,耳垂香颈,亲的狂热激烈,一双手更是直接按着仪琳两颗丰满的奶子,让那从未被任何男人摸过的可人肉弹,在自己的手心中不住变换着形状。

  而且田伯光这么摸还不是用的一般的手法,而是他之前偶然学到的一门采阴补阳上所绘的手法,那本采阴补阳术,乃是百余年前一位江湖淫魔流下的,期间记载了很多房中技术和采补之法,尤其是对如何挑逗女子春情之术描绘甚是厉害,田伯光以此术法进行采阴补阳,这些年来内功进步很大,这也是为什么他不过三十多岁,却可以和武学宗匠,武功只稍逊未自宫前岳不群一筹的余沧海打成平手的原因。

  这采补之术乃是专门吸取女人高潮的阴精来提升功力的,若是处女破身,破身之后初次泄露的阴精本也是浪费,吸取了倒是对处女无损,但若是少妇被人采补得多了,那定然加速衰老,折寿短命。

  田伯光这人之前还算有良心,倒是没用此法来采补少妇,而现在仪琳乃是处女,正好采补。

  而他此时施展出强大的调情手法,亲吻玩弄仪琳娇嫩的身子,仪琳本来挣扎的厉害,可是逐渐,一股从未有过的奇特的酥麻快感,随着田伯光这恶贼的挑逗,竟然让她感到说不出的舒服,周身的肌肤似乎很热,体内仿佛有一股烈火在燃烧,搞的本就没多大力气的仪琳,此时浑身似乎被抽干了一般,竟然渐渐无法抵抗。
  「我……我这是怎么了……啊……这……我的身上怎么……怎么会这么……啊……奇怪……哎呀……奇怪……」

  此时的仪琳还从未有过这种奇怪的感觉,她又不懂男女之事,因此她心里的恐惧居然逐渐消失,而改为了好奇。

  仪琳的身子表现,田伯光这风月老手自然是可以察觉出来的,他一手搓揉着仪琳诱人的丰乳,一手摸到了仪琳的下身,立刻感觉到那白虎小穴上已经湿了,他笑道:「哈哈……小师父,看起来你这小尼姑也思春了啊……你看看,你下面都湿了……」

  「啊……我下面……下面怎么会……这是怎么回事……啊……」仪琳此时也已经注意,自己下面那平日里最私密的部位,今天竟然在酥麻中流出了那些奇怪的水,这让仪琳心里惊讶,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而此时这个小尼姑,也没有在挣扎了。

  田伯光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此时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立刻将仪琳雪白的大腿分开,将巨物对准那白虎小穴,笑道:「这是因为,小师父渴望我老田下面的那个东西……」

  「你……你要干什么……不要……」仪琳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反抗田伯光,看到这淫贼这样,仪琳心里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这小骚尼姑了!」田伯光嘿嘿一笑,下身用力一捅,立刻,那根已经再度坚硬无比的阳物,狠狠地就插入了仪琳那圣洁的处女阴道,登时一股无比火热的紧凑感包裹了田伯光,激动地田伯光势如破竹,对着那阴户狠狠攻伐,瞬间就撕破了仪琳最圣洁的贞操防护,下身的鲜血然后了地面……
  「啊!」当失去贞操的那一刻,仪琳发出了一声剧烈地尖叫,女人破身的疼痛虽然并不是很强烈,可是初次经历这种事情的小尼姑,终究还是疼得厉害,她浑身发抖,一双大腿不住地扭摆,嘴里哭喊道,「不要……你不要这样……好疼……拔出去……啊……疼死了……」可惜,此时的田伯光已经彻底得手了,岂能就此罢休?可怜这个圣洁的小尼姑,就这样被这个万恶的淫贼搞成了残花败柳。
  「小师父,你不要害怕……很快就会舒服的……放心……啊……乖……」真正强奸了仪琳之后,田伯光的内心是无比激动的,这不光是肉体上的满足,更是他终于第一步改变了原本的田伯光的悲惨命运的开端。

  此时,这个万恶的淫贼,嘴里安慰着仪琳,可是身体却是毫不留情,双手疯狂地抚摸着仪琳娇嫩的肌肤,尤其是那小尼姑丰满的乳房,更是绝对不放过,下身的鸡巴一下子又一下,对着仪琳的处女穴尽情地进攻,一定要把这个小尼姑强奸的欲仙欲死。

  「啊啊啊……不要……啊啊……哎呀……轻点……啊……弄疼我了……啊啊……呜呜……哎呀……」仪琳此时被田伯光强奸,好在她从小在尼姑庵长大,没有受到世俗的三从四德,失节为大的教育,所以此时虽然受辱,但心里也并未绝望,而同时,虽然处女破身,被田伯光的凌辱搞的很疼,可是同时,女人内心的那种渴望男子的情欲,却也在此时被田伯光奸淫的时候,逐渐爆发出来,仪琳这个美丽的小尼姑,此时慢慢居然适应了这种奸淫。

  此时的山洞内正发生着罪恶的一幕,武林第一大淫贼,田伯光,正在肆意地奸淫着恒山派的出家人,一个武功低微的可怜小尼姑,而一旁,想来多管闲事,结果不自量力的华山大弟子令狐冲还昏迷着,丝毫无法阻止这罪恶的事情发生。
  而已经到了衡阳的定逸师太,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的小徒弟,正在被男人强奸淫辱。

  仪琳的小穴还是处子,因此插进去后,田伯光自然是立刻被这紧凑的花房夹的很舒服,而田伯光还要采补仪琳这个美人儿,此时自然是要尽快让这个小尼姑高潮,所以他一面快慰地奸淫着仪琳,一面用出自己早就已经无比熟练地技巧,百般玩弄仪琳的身子,一定要这个小尼姑欲仙欲死。

  本来仪琳初次破身,被田伯光这恶贼如此奸淫,自是十分痛苦,可是被田伯光这等挑逗玩弄,她竟然也逐渐在这凌辱强奸中,享受到了欢乐,刚才她的身子就被田伯光挑逗起了欲望,只是破身之痛,乃是任何女子必须经历,而田伯光这等情场老司机,技巧高超,在她的戏弄下,仪琳终于摆脱了痛苦,在这淫贼的淫辱中,享受到了快感。

  「啊……啊……啊啊……嗯……哎呀……啊……」仪琳的小穴此时又再次开始分泌春水,不懂男女之事的她,此时只觉田伯光的巨物每次抽插,都能带来周身无比强烈的刺激,在这等快乐下,仪琳这小丫头什么都不懂,只能无助地发出着呻吟声,被动承欢。

  「哈哈……这小尼姑看起来也不是很正经嘛,被田爷玩儿了几下就已经彻底顺从,骚……」田伯光此时将身子直起来,蹲坐着抽插仪琳,同时双手不住玩弄着仪琳的双乳,看到这个小尼姑面目潮红,没有任何抵抗,而是呻吟叫床,田伯光无比得意,肉棒一下比一下干的更快,更猛,似乎想要把周身的欲望全部发泄在仪琳身上一样。

  可怜的小尼姑仪琳,此时已经彻底被玩儿的尊严尽失,而这番奸淫持续了大概半个钟头,也就是小半个时辰,仪琳的身子终于经受不住这样的玩弄,在一阵阵难以想象的快乐中,这个多年来青灯古佛的小尼姑,终于在田伯光这个淫贼的奸淫下,达到了生平第一次高潮,当那如火如潮的极乐传遍了仪琳的全身的时候,仪琳无法控制自己的「啊啊」大叫。

  而田伯光感受到仪琳射精,立刻展开采补之法,在爽快中吸纳阴精入体,增强内功,同时激动扭摆,爽快之中,和吸取成功后,田伯光也是无所顾忌地大力耸动,终于在一阵极乐中,把滚烫的子孙,一大把一大把地射进了这个已经被自己奸淫的高潮连连,欲仙欲死,无力动弹的小尼姑的骚屄里……
   1.jpg (54.1 KB)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本子制作之刀剑神域】(03)【作者:塞利西亚】 下一篇:【催眠狂想曲——大剑师篇】(01-02)【作者:Dio(diojoestar)】
Copyright © 看电影来5566_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