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先锋APP用户请【右上角】丨添加书签,方便下次访问!!

【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04)【作者:无常书生】:


字数:65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花城惊变

  「加油!小昭——!你能行!」

  当下班回来的棠妙雪打开坤沙家大门的一瞬间,便听见客厅里传来阵阵兴奋的叫喊声。

  棠妙雪走进客厅一看,顿时愣住了——

  只见琨小虎浑身赤身裸体的坐在在沙发上,一边伸手撸动着自己胯间那早已坚挺的阳具,一边望着前面的电视兴奋地大喊着。

  「你小子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客厅里把那玩意亮出来了,你爹看到你这样又该收拾你了。」

  「我靠!雪姐!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一见忽然出现在门口的棠妙雪,琨小虎顿时吓了一跳,狼狈地一把拉过旁边的抱枕遮住了自己的下体,满脸尴尬地望着棠妙雪。

  「嘻嘻,放心吧,你爹正在局里开会,不会那么早回来……」

  棠妙雪笑了琨小虎一句,转头往旁边的电视上一看,顿时愣了一下——
  只见此刻在电视上有一个身穿护士服的漂亮女孩,正单膝跪在一个病人的胯间,扶着他的阳具来回吞咽。

  此刻,这个小护士满脸花白,粘稠的精液甚至浸透了她的衣襟。

  而在这小护士旁边的推车上,则放着半杯盛着稠精液的酒杯,三五个穿着病号服,光着下身的男病人,挺着粗硬的阳具站在她周围,激动地为她呐喊助威。
  「这女孩她在干什么?公众场合下这么做也太肆无忌惮了吧……」

  虽然作为曾经的花奴,棠妙雪自己也经常给男人口交,同时服侍几个男人的时候也不是没有。

  但一般情况下,棠妙雪的性服务都是在一个封闭空间内进行的私密活动,像这种当众宣淫,而且还通过电视进行现场直播的行为,即使对于一贯淫荡惯了的棠妙雪来说,也有些难接受。

  「哦,雪姐,你连最近『玩偶游戏』都不知道吗?这女孩叫蔡小昭,职业是个护士,因为条顺盘靓,是今年大赛最火的玩偶女郎!嘿嘿……同时也是我的偶像。

  现在她必须完成一个任务——那就是『在规定的时间内,通过口交的方式,把她眼前那个杯子用精液装满』,

  只要她能完成这个任务,就能够顺利晋级三十二强,去『巴比伦城』参加『玩偶游戏』总决赛了……「

  琨小虎一边兴奋地望着电视悄悄在被子里撸动自己阳具,一边对棠妙雪解释道。

  「哦?是吗?」

  听到琨小虎的介绍,棠妙雪的好奇心顿时被激发了出来,于是她转身坐到了琨小虎的身边,仔细观察起画面中那个女护士来。

  只见画面中的女孩香汗淋漓地扶着眼前的阳具,来回摆动自己的脑袋拼命吸允舔弄,但是却秀眉紧皱,俏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

  「嗯,我觉得这女孩恐怕完不成这次任务……」

  望着电视中女孩那痛苦的表情,棠妙雪淡淡地猜测道。

  「哦,是吗?雪姐,你干嘛这么说?」

  听到棠妙雪这么说,琨小虎奇怪地问道。

  「嘻嘻,很简单,小女孩一看就没有什么服侍男人的经验,这么剧烈的摆动脑袋,不一会儿她脖子就会酸的不能动了……」

  说到这儿,棠妙雪忍不住炫耀地张开嘴,指着自己的樱舌对琨小虎说道:
  「……其实给男人口交的时候,最关键是舌头的动作,而不是脖子。

  男人阳具最敏感的地方在于龟头和阴茎的连接处,只要用舌头来回卷动这个地方,同时在配合轻轻的吸允,一般来说,用不了三分钟,男人就会射精……「
  「哇噻,雪姐,你不愧是前金牌花奴,果然专业……」

  听到棠妙雪这么说,琨小虎忍不住出声赞叹道,转头看了看电视上小护士还没灌满的那半杯精液,向棠妙雪问道:

  「雪姐,假如现在是你在电视上做这个口交任务,那你最快多长时间能把那个杯子灌满?」

  「这个杯子不大,假如给我足够多男人话……最快大概半个小时吧。」
  棠妙雪望着电视上那半杯精液猜测道。

  「什么?半,半个小时?」

  听到棠妙雪这么说,琨小虎更加震惊了。

  只见琨小虎的眼神忍不住瞄了眼棠妙雪那双修长洁白的美腿,咽了下唾沫,抬起右手,毫不客气地摸上了棠妙雪的大腿根。

  「喂,小虎,你爸不是说过吗?你不能再碰我了,你又想挨揍是不是?」
  望着肆意抚摸自己大腿的琨小虎,棠妙雪知道他想干什么,于是皱着绣眉提醒道。

  但棠妙雪嘴里这么说,但还是本能坐直娇躯,配合着分开了自己那双修长的雪白美腿,任琨小虎会抚摸自己的大腿根。

  唉……这花奴体质怎么就改不了?拒绝男人的奸淫就这么难吗?

  望着本能在配合男人侵犯的身体,棠妙雪忍不住在心里恨恨地骂了自己一句。
  「呵呵,雪姐,你这一边分着大腿向我摆出这副淫荡的姿势,一边跟我说这种话,可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哦……」

  说到这儿,只见琨小虎一把掀开了遮住自己下体的被子站到了棠妙雪的面前。
  于是霎那间,琨小虎那粗硬的阳具便直挺挺的立在了棠妙雪的眼前。

  鼻尖传来男人下体熟悉的臭味,望着眼前这个粗硬的阳具,棠妙雪心里登时升起一阵熟悉的燥热。

  「来!雪姐!你不是说你的口技很牛吗?帮我含出来吧!好雪姐!来嘛!来嘛!」

  说完,琨小虎便挺着阳具直勾勾的往棠妙雪的嘴边顶。

  「等一下,等一下,我含!我含还不行吗?你别乱顶啊!」

  望着琨小虎这个雄壮的半大小子撒娇似的用他那阳具拍打自己的脸蛋,棠妙雪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但又没办法,只好一边躲避,一边伸手握住了琨小虎乱晃的阳具,然后表情严肃地对他说道:

  「小虎,你让雪姐帮你放松一下没问题……但咱俩要先说好,假如我能在三分钟之内把你这小鸡鸡里面的东西含出来话,你今晚就不能再看电视了,乖乖回房去写作业,行吗?」

  「没问题,但是……」

  听到棠妙雪这么说,琨小虎用力地点了点头,接着咧嘴一笑,道:

  「雪姐,那假如我坚持三分钟没有缴械投降,你又怎么说?」

  听到琨小虎这么问,棠妙雪不屑地白了他一眼,一手握着他的阳具轻轻撸动着,一边自信地开口道:

  「那简单,假如你小子真能坚持三分钟不射的话,那雪姐我今晚就当你的性奴隶,你想对我做什么都行……」

  「真的吗?太好了!我今晚就要把雪姐你扒光了,然后……」

  「噗嗤——!」

  琨小虎的话还没说完,只见他身体一猛的一抖,一股粘稠花白的精液瞬间从正被棠妙雪撸动着的阳具前喷出,瞬间喷洒在棠妙雪那张清丽绝伦的脸颊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就射了?」

  琨小虎发现棠妙雪还没为自己服务,自己就射精了,顿时惊讶道。

  「嘻嘻,从我抚弄你阳具开始,到你发射总共1分24秒,还行,本姑娘的技术还没退步……」

  棠妙雪微笑着松开琨小虎的阳具,把纤手上的精液舔进嘴里。

  接着,只见棠妙雪抽出茶几上的纸巾,一边擦拭琨小虎喷洒在自己俏脸和脖颈上的粘稠精液,一边站起身来对他说:

  「好啊,小子,我赢了!你赶紧回屋念书去吧……」

  说完,棠妙雪把沾满精液的纸巾往纸篓里一丢,抄起毛巾转身向浴室走去。
  「不行,雪姐,你耍赖——!」

  望着转身离去的棠妙雪,琨小虎心有不甘地跳起来抱住她的蛮腰,转身将她压在了沙发上。伸手一把扯开棠妙雪的衬衫,在棠妙雪的酥乳从衬衫里弹出来的一瞬间,立刻把脑袋埋在她的胸口上,拼命的舔吸玩弄她的乳房。

  「呀哈,小虎,你可真是够粘人……」

  「哇——!你要干什么——!」

  正当棠妙雪和小虎抱在一起嬉笑打闹的时候,忽然电视中传来一阵惊恐的叫喊声。

  棠妙雪转头向电视一望,顿时一惊——

  那个叫蔡小昭的玩偶女郎赤身裸体地被一个仿佛摄影助理模样的男人挟持了。
  只见那个男人戴着口罩,一只手扼着蔡小昭的脖子,另一只手指着摄像头,冷冷地说道:

  「这个贱女人背弃了她体内流淌着的,帝图族几千年传承下来的高贵血统,竟然甘愿受猪猡般低贱的夏奇拉族男人的淫辱,这是无法容忍的亵渎!帝图万岁!这就是亵渎帝图神君的贱人下场——!」

  说完,只见男子伸手用力一拽自己的皮带,皮带登时闪出两个火花——
  「轰——」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电视画面瞬间变成了雪花。

  「我操——!」

  原本已经将棠妙雪压在身下,正准备奸污她的琨小虎顿时对这个突如其来爆炸场面吓蒙了,猛地从棠妙雪设上坐了起来。

  「这是……」

  不单是小虎,连棠妙雪也被这电视中突然发生的凶案惊呆了,坐起满身香汗的半裸娇躯,目瞪口呆地不知该作何反应。

  「叮铃铃……」

  不一会,只听棠妙雪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棠妙雪连忙接了起来,而琨沙那沉重的声音传了起来——

  「雪儿,出事了……15分钟内到局里来开会。」

  说完,琨沙便挂上了电话,只留下还没回过神来的棠妙雪和小虎衣冠不整地彼此呆望着……

           ************

  花海市警局第二重案组会议室。

  「滴答,滴答,滴答……」

  原本已经是下班时间,但此刻重案组会议室中却坐满了警察——

  各刑警队队长以及法医组,痕迹组负责人悉数到场,将原本不大的会议室挤得满满腾腾。

  而更诡异的是,一屋子的人却满脸凝重的端坐着没有一个人说话,因为过于安静,以至于连墙上走动的挂钟都显得分外刺耳。

  「啪啦……」

  随着一阵推门声响起,只见局长琨沙领着一个浓眉大眼,身材健硕的中年刑警走了进来。

  「局长——!」

  一见琨沙走了进来,棠妙雪和琦良等刑警队队长领着众人连忙起立。

  「好了,都坐下吧……」

  琨沙对众人挥了挥手,表情严肃的说道——

  「各位,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就在15分钟之前,我市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

  恐怖分子携带微型炸弹潜入某娱乐节目摄制组,众目睽睽之下挟持人质自曝。
  炸死炸伤大量无辜群众,性质极其恶劣。省厅命令我局立刻组成专案组,从速破案!各位,从现在起,我要你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局长,现在爆炸现场情况怎么样?我们要不要立刻过去?」

  听到这,琦良开口问道。

  「这个……爆炸现场比较混乱,特警已经封锁了现场,消防队正在现场灭火,医院的救护车也在正在抢救伤员,省厅命令我们在局里原地待命,等局势稳定后,立刻进入现场展开调查。」

  说到这,琨沙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虽说现在咱们进不了现场,但我叫你们来也不是干坐着,咱们要进行一些先期调查……」

  「先期调查?局长,你有什么线索了吗?」

  听到这,棠妙雪焦急地开口问道。

  「这个,算是有一些吧……」

  说到这,琨沙用手一指旁边旁边的那个中年警官,开口说道:

  「来!我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省反恐办公室的反恐专家——苏俊威探长,下面就让他把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说到这,琨沙退了下去,那位名叫苏俊威的警官走到主席桌旁,开口说道:
  「大家好,我是苏俊威,时间紧迫,我就直说了——这次的恐怖袭击并不是一次孤立的案件,虽说在公共场合使用人肉炸弹的这种方式是第一回,但同样性质,不同方式的案件却发生过多起……」

  说到这,只见苏俊威打开桌上的投影仪,于是桌前的屏幕上立刻出现一副血腥而又淫靡的画面——

  只见画面中的是一个身穿女士西装,四肢大开躺在床上的女尸。

  这个女尸大概二十岁左右,相貌娟秀清丽,再加上翘鼻上架着的那副方框眼镜,看上去颇有一番知性美。

  只不过与她的知性美极不相称的是,此刻她的衬衫却被人给撕开了,以至于她那丰满雪白的乳房和白嫩的下体一览无遗的出现在屏幕上。

  因为死后僵硬,她分开的那双雪腿无法闭合,只见她稚嫩的阴道不知被什么捅烂了,殷红外翻的阴唇与她洁白的皮肤形成刺眼的对比。

  而更令人恐惧的是,在她洁白的小腹上用鲜血写着一行字——

  『现在这个堕落者没办法用她那淫荡的器官取悦那些夏奇拉贱奴了。』
  「这个女人叫玬丽,帝图族女富商,是『玩偶大赛』的赞助商之一,花海城著名的交际花,就是在她的奔走联系之下,这次的『玩偶游戏』的声势才会做的这么大。而且为了表示诚意,她主动申请作为帝图族商界代表参加了此次玩偶大赛,但也因为如此,她被恐怖分子顶上了……」

  说到这,苏俊威点了一下遥控器,只见投影仪上出现一个荆棘缠绕的王冠图案,而在这个图案的下方,则用帝图语写着四个字——帝图永尊。

  接着,苏俊威指着这个图案解释道:

  「……上个月二十三号,玬丽被发现惨死在自己家别墅的床上,死前曾遭到残酷的蹂躏和折磨。

  经过我们的调查,做这件事的,是这个名叫『帝尊社』的帝图极右翼民族主义极端组织。

  这个组织以恢复奴隶制,复兴帝图族统治地位为己任,极端仇视夏奇拉族以及温和派帝图族,尤其是对那些委身侍候夏奇拉族的帝图族人,他们称之为『堕落者』,认为这些『堕落者』亵渎了帝图族几千年来奴隶主的尊严,恨不得杀了他们以雪耻……「

  「哼……这些禽兽不如的顽固派,真是应该把他们赶尽杀绝……」

  听完苏俊威的介绍,棠妙雪忍不住恨恨地说道。

  「呵呵,恐怖的还不止是这些帝图的极右翼分子……」

  说到这,只见苏俊威手指一抬,屏幕上的图片再次变了——

  这次出现在屏幕上的,是一个拥有小麦色肌肤,面容姣好,赤裸着健美身材的女孩。

  只见这个女孩大概二十一二岁,有着仿若瑜伽教练一样健美的身材,只不过此刻她被是浑身赤裸着绑在一个拳击袋上。

  玲珑曼妙的娇躯上布满了条条殷红的鞭痕,只而最引人瞩目的,是在她丰满圆润的左乳上,赫然刺着一个梅花。

  苏俊威指着女人乳上的梅花说道:

  「这个女人叫梅涵,莲灯革命前曾是一个帝图富商的女保镖,据说是特种兵出身,精通刺杀格斗,对主人非常的死忠,据说为了保持警戒,她的大腿内时刻绑着一把匕首,哪怕她被她的主人的压在床上奸淫的时候也从不摘下……

  莲灯革命之后,她被『玩偶游戏』组委会聘用,负责保卫参加比赛的玩偶女郎,但也是上个月,她被一群『觉醒阵线』的人员绑架,被活活绑在沙袋上鞭打致死。「

  「觉醒阵线?你是说那个经常光着身子,到处游行示威的夏奇拉族左翼极端组织吗?」

  听到这,棠妙雪忽然想起自己留学回来时,在码头上遇到的那一群示威女孩。
  「没错,觉醒阵线主要由夏奇拉的解放奴隶组成,这些人极端仇视帝图族,同样的,他们也对解放后还甘愿当帝图奴隶的夏奇拉同族恨之入骨,觉得她们这些本性淫荡的『贱人』活着是在羞辱革命,同样恨不得将他们除之而后快。」
  「这下麻烦了……」

  听到这,坐在旁边的琦良眉头一皱,沉声道:

  「苏探长,你的意思是说,『玩偶大赛』现在被帝图极右翼和夏奇拉极左翼的两个极端组织同时盯上了,是吗?」

  苏俊威闻言,轻叹道:

  「唉……虽然我们反恐办还没有确实证据,但似乎很有可能……」

  苏俊威此言一出,与会的众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一个恐怖组织已经很棘手,现在居然一下子来了两个,这下花海城怕是要翻天了!

  「我的娘啊!局长,情况已经这么紧急了,这『玩偶大赛』干嘛还要举行啊?我看干脆就取消算了,社会稳定才是第一位的啊……」

  旁边的媛馨胆颤心惊地望着琨沙问道。

  「唉……你以为我不想吗?但是不行……」

  琨沙叹了口气,走到苏俊威的旁边,对下面的众人解释道;

  「第一,『不与恐怖分子做交易』是政府的原则,如果因为惧怕恐袭就取消比赛,那政府的权威何在?

  第二,『玩偶大赛』不只是个节目,还是图夏国几千年延续下来的重要节日活动,对于弥合帝图族与夏奇拉族的民族矛盾非常有好处,难道就因为有恐怖分子的骚扰,我们就放弃民族大团结努力吗?

  所以,政府的决心以下,以这次恐袭为契机,彻底铲除左右两股恐怖组织,让『玩偶大赛』圆满完成。」

  说到这,琨沙对着旁边的苏俊威点了下头,苏俊威会意的坐到旁边的侧席上去了。

  接着,只见琨沙拿起桌上的文件夹,对着众人肃穆道:

  「根据省厅的指示,现在花海城625恐袭案专案组正式成立,组成员及任务安排如下,全体起立——!」

  琨沙话音一落,众人齐刷刷地站了起来,接着琨沙翻开文件夹,高声说道:
  「恐袭案正组长琨沙,任务:统领全局,从速破案。副组长苏俊威,负责案情综合分析,并安排具体侦查行动。行动队队长琦良,负责追查搜集恐怖分子情报,队员:媛馨等一干刑警,负责配合队长行动。痕迹鉴定组组长玮锋。负责及时分析恐袭案现场线索。好,任务布置完毕,开始行动吧,散会!」

  说完,琨沙合上文件夹,就往门口走去……

  「等一下——!」

  琨沙刚走到大门口,便被棠妙雪高声叫住了——

  「大家都有任务了,那我干什么?!」

  琨沙闻言回头看了眼棠妙雪,淡淡地说道:

  「哦……棠队长手头还有一件人命案,就不要参加专案组了……」

  说完,琨沙拉开门走了出去,只留下棠妙雪呆立在桌旁,愣愣地望着大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上一篇:【我的欲望生涯】(01-10)作者:不详 下一篇:【颱风天随笔】(39)【作者:95微糖去冰】
Copyright © 看电影来5566_手机版   【返回顶部】